傍晚時分,秀氣的弦月順著橘紅到紫靛的漸層,一梯一梯爬上天空。王薇羽疲憊地走出商學院。

  薇羽身材瘦小,比例卻很不錯,合身的長袖Nike運動外套黃白相間,雖然包裹緊密,卻貼出了能讓男生忍不住多看幾眼的身材。她一頭滑順柔細的棕色短髮從頭頂服貼到頸部上緣;她不喜歡嬌氣的髮型。薇羽對於路上的野狗有著嫌惡感,她深怕野狗突然撲到她前兩天才在五分鋪買來的土黃色小短裙和米色涼鞋;因為這是她滿意的混搭風格,絕不能讓狗給沾髒了。由於課程延誤了,以致她晚了五分鐘離開。她快步穿越了商學院前的步道,轉過圖書館,一路走向停車場旁的涼亭,邊走邊用靈巧的大眼睛掃視著一輛黑色TOYOTA轎車;那是班代Andy的車,他負責載運烤肉用具與一部分食材,但他與他的車卻不見蹤影。雖然比約定時間晚了五、六分鐘,但薇羽知道Andy不可能不等她。

  眼看停車場泊著為數不多的車子,偶有下了課的學生漫步經過,薇羽心中開始抱怨,有某種程度是因為她很介意來來往往的野狗。向晚依然晴好。

  「薇羽!」興奮的聲音來自於薇羽在吉他社的友人,一位叫做郭家維的學弟,他來自彰化,黑色的粗框眼鏡來自於他父親的品味。家維有個非常傳統的公務員家庭,但就讀法律系的他,並不期許自己成為個叱吒的律師,只是對父親的指示言聽計從。「妳怎麼在這裡?」他問。

  「嘿!家維。」薇羽露出一貫的、職業的、反射性的芬芳笑容,像一朵白巧克力精雕出的玫瑰在微風下融化開來;粉嫩的嘴唇像草莓軟糖一樣吸引人。這樣的微笑替她解決了許多份報告、完成了大大小小的共筆。

  「我們班待會要烤肉啊!」薇羽回答到。

  「這裡不能烤肉吧?」

  「不是啦,Andy說要來接我啊!我怎麼知道…」她揪起嘴,雙手像小孩耍脾氣般地一揮。可愛女孩搭上可愛的動作,非常適切。「大概、我猜大概還在搬東西吧。」

  「是喔。」家維低下頭,提起包包。他的粗框眼鏡向前傾斜了一個角度,眼睛雖不大,但睫毛很長。他用手在包包裡搜索了一番,薇羽木然地看著。像這種交情的社團朋友,薇羽並不會太在意他的舉止。「嗯,這個給妳。」家維拿出一疊筆記。「這是上次社課的筆記,」家維的話語流露著老實的氣味,「妳上次沒來,所以幫妳留一份。」

  「啊?」薇羽接過手來,想起上次的社課缺席,正是因為跟Andy在宿舍纏綿著,不由得在心中又燃起對Andy遲到的不悅。「哇!謝謝!」她瞇成一條橋的眼睛與驚喜的白皙臉龐,讓家維心花怒放;他瞬間獲得超量的成就感!事實上,這份講義是家維自己的,不過這對家維來說完全不重要。

  家維接著說了些上次課程的內容,但疲倦又帶著慍意的薇羽並未仔細聆聽。很快地,她用一句「我一定要找你教我!你真好!」迅速了結了家維的話。因為她很清楚,像家維這樣的人,鋪陳這麼多話,等的就是這樣的約定而已。但當然,薇羽不會真的在意這個約定的。

  與家維道別後,無奈的薇羽繼續等著。家維的背影朝著傳播學院走去。她開始不耐煩,不停看著錶,不停撥打手機,只是手機有通卻沒人應聲。她開始盤算,再過兩分鐘還是沒有來,她就要回家了。像她這樣的公主,寧願多走幾步路去搭車回家,也不能接受烤肉沒人來載她去的恥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