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2 Thu 2009 06:01
  • 泡芙

  夜半失眠,一位住在政大男生宿舍的同學想去走廊的飲水機倒茶。他拿著空水杯走出房門,一出門就在走廊的地上看到了一顆泡芙,但是他並沒有太在意。

  大概一分多鐘左右,那位同學倒完了茶,也順手喝了一口。冰冰涼涼的液體,通過喉嚨時很順暢。他希望待會也能順暢地睡著。回房間的路上,他再次注意到那顆泡芙。應該是香草口味的吧,他猜測著。對於泡芙,他其實最喜歡吃巧克力或草莓口味,但是他總覺得世界上突然發生的事物,對他而言都不是好的。所以這顆泡芙一定是他比較不喜歡的香草口味。回到房間後,他再喝了一口便把七分滿的茶水放在桌上,然後上床躺著。

  一個鐘頭過去,他依然無法成眠。他走出房間,想去宿舍頂樓透透氣,房間實在太悶了,即便開了窗,空氣似乎也不會流動一樣。他走出門,又看到那顆泡芙。究竟是不是香草口味呢?他隔著拖鞋,用一種自然而然又帶點虛弱的力道,踏破這顆泡芙。一舉起腳,底下是黑色的膏狀物沾在米白色的碎屑上。嘖,是巧克力的,他不太耐煩。

  在頂樓吹風時,他發現東方的深藍已經逐漸退色。當時應該是四點多了吧,他沒戴手錶,只是倏地一個時針與分針的夾擠角度浮現腦海。離開頂樓,走回走廊時,他又看見一顆泡芙!而且是完整的一顆,在剛剛同樣的位置上。怎麼會?這位同學心想,不是剛剛就踩破了嗎?他走過去,用腳稍稍推了推,泡芙滾動了幾圈。這位同學不解地抬起腳,抽起拖鞋。他發現底面一點碎屑的痕跡都沒有!難道,剛剛是在幻想?他穿上拖鞋,二話不說,用力踩向那顆泡芙。啪滋,泡芙破碎了。這同學舉起腳底端詳一番,米色的餅乾碎片黏在腳底,帶有一點巧克力的味道。他看地上,確實也是暗色的痕跡。

  他覺得自己很疲憊,偏偏又睡不著,時間揶揄著徹夜未眠的情緒,讓他非常苦惱。他坐到床邊,看著桌上的茶水,猛然察覺那水杯裡面是空的。他愕然拿起杯子,任憑他怎樣回想,都不記得自己有把水喝光啊!他此時感覺到有點渴,於是懶得想了,直率地認定自己剛剛喝光了。他覺得自己記憶力衰退得厲害。

  清晨時分,他走出房門,又見到剛剛那顆泡芙。他傻愣著,腦中一片空白。約莫兩分鐘過去,他走向那顆泡芙,糾著眉認真地在地上找碎屑,但一無所獲。這位同學腦中開始產生漩渦,眼前一切似乎開始沒來由地繞動著。他把泡芙撿了起來,走到窗邊,捏碎,任風吹散餅乾碎片。他發覺手上沾著黑色的巧克力醬。

  回過頭,這位同學走到飲水機前,先是用飲水機的水洗了手,然後開始斟一杯冰水。等待的過程,他搓了手指,發覺到一種油膩的觸感;巧克力醬用清水洗不乾淨啊。倒滿後,他同樣地先喝了一口,讓涼爽的感覺透入心肺。他真的覺得不睡不行了,他認為再這樣每天失眠下去,一切恐怕會很糟糕。雖然他無法具體說出有甚麼好糟糕的。

  離開飲水機,轉入走廊,同樣的位置,又是同樣的一顆泡芙靜靜地出現在他眼前。他手中的水杯掉落地上,冰水潑灑到走廊上,也濺溼了泡芙。隨後他雙手摀住嘴巴,露出萬分驚訝的表情。他飛快衝回房間,鎖上門,然後靠在門後思考著這是怎麼一回事?此時他雙鬢滲出不少冷汗。

  想著、想著,他打量著房間的每個角落,窗外的藍底越來越淺。他突然驚見桌上,有著一只水杯,整個房裡的空間頓時開始蠕動了起來。他瞪大了眼,心想他的水杯不是剛剛掉在走廊了嗎?他想不通,於是緩緩走到桌前,拿起杯子。他站在桌前看著手中杯子,大概思考了五分鐘,便鼓起勇氣開了門,探頭往走廊望去。

  走廊地上沒有任何水跡,也沒有杯子。但在熟悉的位置,一顆小小的、白色的、乾燥的泡芙仍然不語地存在著。他慢慢走出房間,手中水杯握得很緊。他抱著害怕,朝向泡芙走去,口乾舌燥的嘴裡雖然沒有分泌太多唾液,卻依然反射著吞嚥的動作。他走到泡芙面前,真真實實的泡芙。這時候要是有誰突然叫他,應該會把他嚇死吧!

  他看了很久,決定再次拾起這顆泡芙,然後徹底握碎。整個過程很順利,泡芙毫無疑問地粉碎了,只留下他滿手的巧克力醬。他愣張著嘴,雙眼直瞪著手上的片片痕跡。那種巧克力的油膩觸感,逼真到使他覺得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他走向飲水機,倒滿水,然後一飲而盡。接著,要回房時,他猶豫了。他要經過走廊,會不會再度看到那顆泡芙呢?

  陽光從窗外穿透進來,窗外是亮麗無雲的大晴天。宿舍的走廊靜悄悄地作著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美月
  • 我還以為是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