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捷運,已經大約十一點四十。
這時候的木柵站,僅有稀疏兩、三位旅客趕著出站。
吹過月台的風,無情地搜刮所有溫度,冰涼得像死神正掠過一樣。
這在夏天來說,並不常見。

下了電扶梯,我拐了彎,走進偏僻一側的洗手間。
洗手間裡空無一人,靜悄悄。
地板顯得乾燥。

我晃蕩著走過小便斗,挑了最中間的那座,
站定位,拉下褲頭拉鍊,小解一番。

尿到一半時,我感覺到後方傳來低沉、拖長的呼吸聲。

原先我不疑有他,只想說,不知何時進來了另一位旅客吧。
但不經意從牆上深藍磁磚的反射中,我看見一尊巨大、魁梧的身體。
這個傢伙,或許有250公分高也說不定。我感到驚訝!
我瞄了瞄,發現他的頭部並不清楚了,臉的表情就更不用說了,
一整張毫無平仄的灰黑面孔,散亂著蓬鬆長髮。
我隱約有感覺,這傢伙正盯著我看!
我看不出他是男是女,只覺得他就像一股強大的恐懼,
廁所的氣氛,猶如他身上披裹著的邋遢布料,灰色一片。

好高好壯的人,他想上廁所嗎?
似乎不是。他一直默默站在我後方,拖著長長的呼吸聲。
我尿完,想離開,但從牆壁上的反射看來,他就在我正後方,
也許我一步後退,反而會與他碰個正著。這不太好。
想著想著,我越來越感到不舒服。
他好像一直看著我,目不轉睛;
高高的,站在我後面,看著我。

要怎麼離開呢?我不斷低頭思索著。
我知道這狀況不太對勁,所以盡量不去看牆上的倒影。
想不透,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我苦惱著。
而他的呼吸,也一直慢慢地、厚厚地,
摩擦著空氣。

就這樣,我一直聽著他的呼吸,
清清楚楚,無比接近,
慢慢地、厚厚地,
摩擦著空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ckal
  • 死神?還是虛?
  • jackal
  • 死神?還是虛?
  • 婷子
  • 怎麼有點像恐怖片的開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