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有一些人,他們的存在大異其趣,
卻在我的生命中,殊途同歸:離別。

因為此生的存在感付之闕如,
導致我任何喊叫都刻劃不出永恆的迴響。
在我的人生裡的這些人,如果一定要與我離別,又為何要與我相逢?
每回的新朋友,總讓我在初識時,感到唏噓。
看著MSN、BBS,或者部落閣,
那些具名的、不具名的ID,以黑白兩色閃爍,
我知道他們仍在某個角落。

但,又如何呢?

曾經會心的微笑,會失寵。
曾經疼痛萬分的淚水,會蒸發。
曾經感人肺腑的深深擁抱,會隱然鬆脫。
曾經,所有熱血沸騰精采萬分的冒險故事,
會成為千篇一律的離別悲劇,
不再被誰閱讀。

從來都是如此。

有時候,就是這些人,
他們標記了我人生的每個階段,
在我恍如隔世以後,藉此助我勾勒記憶中的圖騰。
但有時候,也就是這些人,
帶走我的記憶、我的表情、我的生命寫照,
最後使我一無所有。

我存放在他們生命裡的每一部分,
不僅無法提領回來重新組裝,
反而,被時間的洪流,溶蝕殆盡。

他們是我人生中短暫的注解,卻注定為我此生留下永恆的空白。

人難免一死。
偏偏死亡沒有回憶陪葬。
如果人什麼都帶不走,
又為何要累積這麼多故事、承受著如此多的離別?

因為命運奪走了我的存在感,導致一切輕如鴻毛。
也因此,每一次的新朋友,都難免淪為舊朋友、老朋友,
而後消逝在有一些人的回憶裡。

我在哪裡?
我哪裡都不在。


也許我從來就不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