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三更半夜打電話給我,語帶哀傷,說她忘不掉那個男生。

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不只是她半夜會打來向我訴苦,
像這樣需要我的人,我手機電話簿裡滿滿都是。

我依然如昔,一視同仁,稱職地當個垃圾桶,
聽她說那些她老早說過好多次的傷心事。
聊到最後,Amanda跟我說,她搞不清楚,
她忘不掉的是那段千瘡百孔的感情,
還是只是千瘡百孔的回憶?

「應該是,千瘡百孔的自己吧。」我回答。
一說完,她又啜泣起來了。

所謂的「關係」是一種很奇妙的描述;
描述著很奇妙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涵蓋許多人,
以及這些人想像出來的人。

她千方百計想成為那男生的情人,
為他忙東忙西、為他上山下海。
她其實都知道,她只是工具,但就是對他義無反顧。
男生大概覺得她傻,應該好好利用!
因此不停給她期待、打造好幾個需求,包裝成難得一見的圓夢機會。
她為了這些不存在的空中樓閣,不斷折磨自己,
願意踏上無情的刀山、攀上鋒利的岩石,朝天際爬去!

後來,經過兩、三年的煎熬、掙扎、反覆失望,
才終於結束這個階段的苦難。
結束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想通了,而是因為男生結婚了。
她選擇不去打擾結婚了的他,因為她愛他。

關於結婚,男生當然沒通知她,
但她早就知道,還默默送上祝福。
男生此時才發現,Amanda早就知道自己只是工具、耗材,
只是個期待自己有一天能登入空中樓閣成為主角的龍套演員。

男生發現後,或許罪惡感使然,便不再與她聯繫了。

願打願挨,是這種情況最好的注解。
任何人的同情心只是奢侈的浪費,稍嫌多餘了。

千瘡百孔的日子,有多少感情已經變質?多少回憶早就扭曲?
這麼幾年來,不變的只有持續老去的自己而已啊!

Amanda啜泣完,說有點累了,想睡。
她哽咽地說了聲謝謝,就掛掉電話了。
我知道幾週後某個半夜,同樣的事件還會再上演,
但我不介意,因為我深深能體會這樣千瘡百孔的痛;
而且,並非因為無聊又奢侈的同情。

成為工具,其實是一種「橋樑」的意義。
這種無形的橋樑,可以搭起上述的「關係」。
偏偏這座橋樑的基座,是遺憾、無奈、悲哀,與失望。
在橋樑塌倒的那天,這些元素都會毫不保留地呈現!
面對這座橋的出現,每個人一定都很難抉擇,這就像吸毒,
即便是出於自願地成為工具,還是難免痛苦。
反之亦然,就算硬下心,揮袖離去,也不可能完全釋懷。
畢竟失去成為工具的機會,人也就失去了鞏固距離的橋樑。

縱使這座橋樑永遠、永遠到不了彼岸。

於是,又回到這句話:願打願挨。
真正傷人的,並不是謊言,
而是打造橋樑的人,與走上橋樑的人。

半夜時分,千瘡百孔的,又何止Amanda而已?


(獻給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