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兵變,我有個朋友也有類似的經驗。
能熬過兵變過程,還做到某些誓言的人,真是很難得啊!
不過,愛情就是這樣啊!
兵變不會顯得比較惡質;沒兵變也不見得比較偉大。
我覺得啦!因為一切只是剛好發生啊。
更沒什麼報應或報仇的問題啦。

那個故事,我分享一下。

以下有點長:

我有個朋友,念室內設計的。
大二時認識一個女孩子,音樂系學妹,主修聲樂。
兩人在大學時,就是默默在自己世界繽紛幸福那種。
男的條件還不賴,設計系的,很會打扮,182,長相有型;
雖不算非常帥,但很有魅力!
大概就是梁朝偉那樣,以魅力吸引人。
他家住在天母北路,我是在天母公園打籃球認識他的。
他來自南美台商的家族,令我難忘的是,
當時他是開他爸的保時捷休旅車去打球。很氣派!

他女友很嬌小,小臉小身體,我看可能不到160,
可是氣質非凡,講話也輕聲細語,有一點小女生任性。
尤其喜歡穿著裙裝,及肩的天然褐髮搭配時尚層次感,
加上神似倉木麻衣,讓人感覺就像個公主。
我後來才知道,也難怪像個公主,
因為她爸是某時尚雜誌台灣區總裁,對她寵愛有加。

在我們眼中極相襯、極匹配的兩個人,
誰想得到交往三年後卻分手了?

我朋友一直很疼他女友,他女友似乎也很愛我朋友。
每次出去,無論是party或者聚餐,
兩人總是形影不離、如膠似漆,羨慕死在場所有人。
但他們又很能交際,很有料、很有底,什麼都很能聊,
不像那種,一談戀愛了就與外界斷訊的傻情侶。

說到他們的羅曼史,最令我們感動的,就是:
他們還曾保證,要為對方創作一件作品;
女生說要寫一首曲,把他唱進去,
而男生說要為她辦一個展,告訴全世界他愛她。

我朋友畢業後去當兵。沒抽到替代役,只好乖乖蹲一年。
但不幸的是,又剛好抽到外島啊!
女生一開始的時候,也是關懷不斷、訊息不斷;
在網路發達的年代,還用精緻的信紙,親筆寫信寄過去。
但久而久之,關懷、信件,像日漸單薄的日曆,越來越少。
某次放假回台灣,他跟我們說他們分手了!大家都很吃驚!
分手的原因,女生說得很明白:因為男生不能陪她。
很令人訝異吧!條件這麼好、這麼愛她的男生,只不過要當兵,
居然就不是她的真命天子了啊!愛情難道等不了一年半載嗎?
而且,他們明明就答應過彼此,
無論將來男生要在巴黎設展、去日本比賽,
或女生要去歐洲巡迴表演、到紐約拜師,兩人都不會分離啊!

沒辦法,愛情的語言,只有在兩人相愛時才能成立啊!

女生比我朋友小一屆,所以單獨留在學校的那年,
認識了一位研究所學長。那學長條件雖普通,但對音樂很有志向。
那學長是他們私下組的樂團的首席,拉小提琴的。
我其實不很暸解,但根據我朋友說,
那男生也是對這女生關懷呵護。
對於距離這點,我朋友說他也沒辦法。
但現在瞭解距離的影響,總比以後分離世界各地才知道好。

原來他前女友給他的愛情,有距離限制啊!
像手機收訊一樣,超過範圍就聽不到對方的話了。

我朋友當完兵,改玩工業商品設計。
女生跟我們也有連絡,聽說畢了業依然待在樂團。

去年啊,我朋友送我一張機票,飛日本東京的。他有展覽。
但我不能去,嗚,因為那時候剛好實驗室要準備壁報展,
不過另外一群共同的朋友,就很幸運恭逢其盛了。
地點就在東京一間設計感十足的大廈裡頭。
據說是辦公大廈,但有幾層是實驗性的設計區域。
好像叫丸之內四季,名稱我不太確定。
我那位朋友在裡頭策展,和他的老師,議題關於女性革命。
而且,好巧啊!那個女生的樂團,那陣子也在東京演出!
當然他們兩個人互相不知道,但畢竟除了我以外,
那群去日本的朋友們,也有共同認識兩人的人啊!
於是他們聯絡了那個女生,把展覽的事情講給她聽,
但沒告訴那女生我朋友有參展,只說約在東京。
因為大家也好久沒見(嗚嗚,只有我沒去),
那女生欣然答應!立刻從東京邊陲的表演廳前往。
據說她隔天還要表演,但竟然硬是抽空趕到那邊和他們會合。

會合後,一陣寒喧。
根據那群朋友的說法,那女生的造型幾乎都沒變,依然亮眼!
他們後來去一間叫灣屋的小店吃東西,據說海鮮很好吃!
也聊很多事情,當然少不了那女生跟新的學長男友的事情,
但出乎意料,兩人竟然過得很幸福!
那群朋友的立場頗為尷尬,但畢竟幸福也是好事啦!
無論怎樣的愛情,石田衣良的男娼式或江國香織的鐵塔式,
都應該要祝福啦。
雖然大家還是很難相信,才這麼短的時間,
累積了三年的濃稠戀情可以消磨得好像從來不存在一樣。

後來他們照著計劃,帶那女生去看展覽,說有朋友的展。
因為這群朋友也有人學設計,那女生就沒多慮,
更沒意料到有可能是我朋友的展。
於是就跟他們一起去那棟大廈,搭了很迅速的冷調電梯上樓。

結果,到了展場,都還來不及找,互相就發現彼此了!
那真是個很小的展場。

那個展區,有個看板,寫著Riko,還寫了一個中文字。
那個字「莉」,一看就是那個女生的名字啊!

那群朋友們也不知道我朋友的展會取名叫這個名字,
我朋友也不知道那女生會來,那女生更不曉得原來是他的展,
超級戲劇化!真希望我當時不是在學校寫論文摘要而是在東京。

後來場面有點尷尬,只能說他們玩笑開太兇了!
不過,當事者兩個人倒是都沒生氣,
但也不可能感謝他們的玩笑。
相隔快兩年見面,據說當時只打個招呼而已,
連客套話都說不出來,更沒有過問對方的私事。
那個「Riko」的看板,似乎已經把男生想講的話都講清楚了。
女生裝鎮靜,就只是看看陳列產品,到處走走;
我朋友則是抓著他們逼問怎麼回事。

然後不到十分鐘,女生就說要趕回去練團。
大家送那個女生離開。就在女生經過我朋友的展台時,
她停頓看了那塊Riko看板一下。
當時我朋友不在那邊,因為去工作間準備要報告的投影片。
那時候的停頓,那些朋友們都猜,大概是女生在想:
「原來你一直在這裡等我啊!」
但其實,一直等又怎樣,兩個人已經是不同世界啦!

後來,我朋友回國還有跟我見面,我跟他小聊到這些事。
他說那次的狀況並沒有生氣,只是非常意外。
至於展出的名稱,是他答應那女生的事情,
「誓言就要做到啊。除了對她,也是對我自己。」
而且他說,早就決定好那個展了啊!
跟女生的離開不影響。
他認為,他前女友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不應該責怪。
只是彼此想法不同,今生無緣。
她的世界沒有他,他的世界還是有她。只是這樣而已。

唉,愛情啊,的確如此。
不能說什麼對錯啦!本來就是這樣啊!
離開了就是離開了,沒有誰會有報應、沒有誰應該要怪誰。
兵變也一樣,沒辦法啊!
只是有一方選擇去追尋別人看不穿的幸福。
所以啊,如果說要為兵變下註解,我和我朋友一樣認為,
兵變不會顯得比較惡質;沒兵變也不見得比較偉大啊。
人哪,只是在某些時間點,選擇怎麼做而已。
而且,如果夠愛對方,應該會諒解對方的選擇吧。

往好處想,當兵只是一年,
往後要面對比一年還久的分離,多著呢!
能夠早點發現你們的愛情,
會因為距離乘上時間而變成無意義,
那還不如趁機放手。

世界上啊,總會有個人在等你啦,
而且是克服時間空間的喔。
我想呀,那種相遇相守,或許會比較值得吧!

(獻給 所有發生過兵變的人以及W和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