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小時候有沒有吃過統一布丁?」我對著淚眼汪汪的她問道。
  失戀已久卻走不出情傷的她淚眼向上一盯,默不吭聲,只靜靜望著我。我想應該是有。

  「統一布丁超好吃的!小朋友都很愛吃。可是小朋友吃完統一布丁後,會哭、會難過、會吵著再來杯一模一樣的。他們捨不得好吃的布丁沒有了。」我解釋給她聽,年紀輕輕的她細細聽著。「小朋友剛吃完,腦袋裡全是軟嫩的口感、香滑的滋味,小小年紀,捨不得是正常的。空空的花型杯對他們來說是種不小的衝擊。」

  她揪著嘴不說話,眼睛哭紅了底,眼袋也有些許浮腫。白皙漂亮的臉龐因流滿淚痕而濕潤。

  我看著她,繼續訴說:「小朋友可能是因為還不成熟,不太能接受事實,對於認知有差距的事情,容易不甘願;他們不懂,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會沒了?現在妳聽來好笑,但他們很在意喔!妳小時候說不定也這樣呢!當這種美妙的香甜感觸徘徊在腦海裡的同時,要去認清已經吃完了、沒有多任何一口了,其實是很困難、很殘忍的。」

  我開始敘述那套理論:「最合理的事情才會發生;凡事都是具有邏輯的因果關係。」但她顯然聽不懂。無妨。總而言之,她靜下心來思考了,從她的神情來看,我知道她心中的疼痛正在逐漸紓緩。

  「小朋友面對吃完了的事實,不甘願、不接受,卻想著吃著布丁的滋味,幻想著可以吃著布丁該有多好,於是造成一種想要回到過去的逃避現像;因為捨不得啊。」我說,男生離開她,她卻遲遲走不出來,不就也是這樣。她還想著過往難捨的回憶,那些統一布丁的滑順口感;她還不甘願男生這麼輕易就離開,布丁這麼快就吃完。她無法面對事實,她跟小朋友一樣,雖然明白布丁吃完了,卻無法接受。

  但,就是吃完啦。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呀。下次,每一口都要深刻品嘗就好。

  「那你告訴我啊,應該怎麼做?」她拭去淚珠反問我。
  「該怎麼做,是要妳自己領悟的喔,沒有人能告訴妳。就像那些小朋友,某天,他們就忽然懂了:布丁吃完了就是沒有了,就是這樣,不需要甚麼理由或原因,就是這樣了。也許下次有機會再吃時,就更珍惜、更仔細品嘗吧。」我說完,她便呵呵地笑了。
  她笑著說,她想要有吃不完的統一布丁。是啊,理性地接受布丁已經吃完了的事實吧,要吃,再去買呀!不要再留戀於已經存於記憶中的那份布丁了。那都過去了。
  講到這裡,我發現很有趣:她似乎不知道,她笑起來其實很甜,就像濃濃的統一布丁一樣。

(獻給 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ouzan887024
  • 其實我..也希望有一盒布丁

    可是..我卻老是看的布丁盒

    想著他..依然黃澄澄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