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站在美麗華摩天輪下面,抬頭望著閃爍的綠色燈牆。這時是即將半夜的十一點五十二分。他背後家樂福的停車場出口,還有不少忿忿然的引擎聲,有一部份的目的地在旁邊的Mos。
 男孩不介意身旁的時間流淌,也無論行人的眼光在不在於他身上。他像是著了魔一樣,愣愣望向大約17分才會鐘轉動一圈的巨大人工輪軸。掛著不足以判讀出任何情緒的表情。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一、兩分鐘後,他終於低下頭,開始向前跑;跑過人車熙攘的柏油馬路、越過整齊卻容易滑倒的人造岩地磚、跑過右側充滿未來感而一點都不古典的古典玫瑰園、穿梭過左邊排隊買電影票的臉孔之後,再繞過兩叢不搭調的都市樹景,最後停在一座直達五樓的手扶梯前。
 男孩開始露出笑容,那是終於找到什麼答案般的笑容!彷彿他期待已久,彷彿他已經找到從他出生以來就在等待的答案!
 光亮的燈泡掛在牆垣之前,所有陰暗的影子都低頭不語。唯有幽幽在心底的衝突,還難捱地自述著。他看了手錶,五十五分。

 男孩興奮上了手扶梯,鄧鄧搭搭小跑步,很快到達高處的廣場。他走入人群,順著人性的嗅覺,尋著了巨大的發亮立盤的售票口。
 四百元,兩張票。他握著手中的票,迅速衝往一坪不到的天堂。那天堂編號47,不急不徐,停在轉軸的缺口等待著男孩。
 入口蜿蜒的排隊處空無一人,男孩驚覺,並放眼四周,訝異所見的世界竟然都悄然無聲。所有人潮神奇地就像汽球被扎了針,怦一聲,瞬間消失。他又仔細聽,那怦怦聲響,或許是他自己的心跳。
 男孩非常快樂,他即將跨上夢寐以求的天堂。兩張位子,四面窗。空氣沒有太多流通的空間。午夜的提醒,來自手錶。

 連入口的引導員都不見蹤影,他因此沒有任何猶疑,直接就上了那座小艙。坐下之後,有一股鬱金香的惆悵味道蔓延開來,關上門前,還清楚可見那空無一人的世界。
 忽然間,啪啦!門被關上,時光與摩天輪一併流轉,沒有先後。不知從何而來的音樂,聽起來是很愉悅的小步舞曲。

 漸漸攀高,摩天輪在空氣中滾動著,唯一可以前進的,只有視線。男孩好滿足好滿足,坐在位子上,看著逐漸遠離的世界、緩緩渺小的建築物與一切生命。他快樂地笑著。
 當滾動的轉輪到達高點時,似乎有什麼東西黏住男孩。時間、摩天輪,以及窗外的風景,全都凝結。男孩試著說話,但他的聲音很乾澀,也許是聲音也停止了。

 「是不是到了呀?」男孩問。
 「對呀!幸福的天堂喔!到了唷!」
 「這麼簡單就到了啊?」
 「是的,傻瓜,本來幸福就很簡單啊!」
 「那我該怎麼出去?」男孩嘗試推開摩天輪掛艙的門,但毫無作用。
 「不用出去啊!呆,你已經到了。你看外面。」
 男孩貼著窗,往下看,他發現窗外滿滿的雨水,在如此高空的玻璃上依然堅持流成碎裂的痕跡。男孩也看見,排隊口滿滿的人潮,跟他上來時迥然不同。他看了看手錶,奇怪?十一點五十二分而已。

 「時間停止了?」男孩不解。疑慮與雨水同化,透過光的曲折,寫在男孩臉上。
 「是的,剛才就停了喔!從你進入天堂開始。」
 「你是說,從我進入摩天輪開始?」
 「呆!是從你看著天堂開始。」來自空間的迴音,還帶著甜甜笑意。
 「可是,外面好多人啊!」男孩看著人潮,尤其馬路旁,摩天輪正下方的人潮,「他們跟我的時間不一樣?」
 「時間不是重點喔!呆,那沒有關係的!」還是甜甜的幽盪,在這小小的空間裡。
 「我好像明白了。」
 「是啊,我知道你明白了。」
 「是愛。」男孩看著摩天輪正下方,圍繞著許多人群的中心。外界的事物似乎無法連結上他。
 「是的,是愛。是愛唷!」
 「所以我才會在這裡。」男孩的視線,依然垂在馬路中央,那道路的兩旁,分別停有四輛警車以及一輛救護車。

 聲音不再,只剩下男孩一個人的平靜與安詳,幸福而滿足。他看了看手錶:十一點五十二分。

 「原來是愛啊!所以時間停在這裡,我停在這裡。風停在這裡,雨水、光芒、甜美與哀愁,通通都停在這裡了。」男孩若有所思,看著碎裂的錶殼。他露出極開心的表情,就像他衝往摩天輪時同樣的表情,然後站了起來。
 他走到門邊,攀在門上的小窗,窗外是冷峻嚴格的高空;高空的正下方開始圍起封鎖線;黃色的封鎖線在雨水中格外鋒利。雨水穿上光線,在男孩臉上繼續分裂時空。
 「幸福的天堂啊!」男孩豁然開朗說了這麼一句話。
 於是他推開門,理所當然地輕而易舉。風雨灌入,男孩卻無感溼度與溫度。窄門上有撬毀的痕跡。

 男孩縮起雙腳跳出華麗的摩天輪。

 一切發生得很快;在愛情來臨之前,摩天輪的華麗之後。



(獻給 H 以及 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