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疲憊了語言 翻譯出時間的切面
在那邊緣,有姓名
泛黃老舊的
翻貼

隨風的節奏如夢,盞盞
亮亮滅滅。無言
以對

是諒解的羞怯躲在
縫合的 傷疤之處;
拉著時間回到
語言、回到夏季,回到
散逸的迴旋 迴旋
以後,才開始遇見
切面的重疊

語言諒解了夏季的累
那必須是依賴著
撕去痂上扎著的汙衊的 
陳腔濫調,與
鄉愿

(2008.6.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tlatte 的頭像
hotlatte

咖啡文字域

hotla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